2009年5月4日

骨釘的記憶(上)

早期矯正只能靠牙齒對拉或是頭套的方式,有先天上的限制。牙齒對拉最害怕的是,要拉的牙齒沒動,不該移動的牙齒卻動了的慘劇。而骨釘用於牙齒矯正後,只要打在相關位置,牙齒可以隨心所欲,照著醫生的安排移動。

看似非常簡單又聰明的治療方式,為啥會造成愛力殺痛不欲生的一年半呢?
這一切要先從打骨釘這件事說起。

我還記得那是2006年剛入冬(矯正的第一年)
我帶著不知死活的歡樂表情的走入診間

映入眼簾的是
骨釘三法寶:電鑽、起子、麻醉針
(這....針會不會太大管啊...還兩管是怎様...)

牙助先拿了一顆麻醉藥請我吞下,牙醫大叔不疾不徐的走了過來,拿起麻醉針
"愛力殺,我們要開始了喔,如果你疼的話請舉手,我會馬上停下來的(慈祥貌...抖)"

在我還沒來得及舉手反應說"等一下"之前,大叔手上的針就下去了。
> < 當然,這只是開始,大家拔過牙應該知道那針很痛(舉手)
而我不是只打一個地方,針劑必須圍著要打骨釘的位置,淺層、深層牙肉都要打。
(重要是麻醉到神經,不然等下一鑽就痛)
打完針後,休息了5分鐘,讓麻藥作用。
然後大叔打開了電鑽開關,開 始 鑽

快轉.... 其實過程不會痛啦,只是鑽一個洞出來,要拴骨釘的。

電鑽停了以後,我就看到它,要陪我很久的神秘骨釘現身了。
它是一根大約4cm長直徑0.3cm的螺絲釘沒有錯,就是一根螺絲釘。
大叔拿著十字起子,沾起這根螺絲釘開始往我的牙床栓
此時,我才開始感覺到什麼叫做骨釘的無間地獄(舉手)
只要拴到一個深度,麻藥一點都沒用(舉手)
又酸又難過(舉手) 眼淚開始飆飆飆
大叔發現有點不對勁,來回拴了幾次,我都是一樣的酸痛(舉手!舉手!舉手!)

大叔的額頭冒出了汗珠
大叔:這樣不行,一定要拴到那個深度,不然會刮到 (補麻藥....)

愛力殺:可是好痛啊 > < (舉手)

大叔:奇怪,你這個位置是骨頭啊,智齒早拔掉了,骨頭沒神經怎麼會痛。

愛力殺:> < 眼淚繼續冒出來 (舉手)

好不容易拴到對的位置,我還是持續酸痛 。

大叔:嗯,這樣你麻藥一退一定會痛死。

愛力殺:(舉手)其實以前那個位置的智齒拔完的時候傷口痛了一個月,比其他顆智齒難癒合。

大叔:可能那邊的神經異常,看來沒辦法打了

愛力殺:(Ya!!原來這是一場誤會,那現在我可以回家了嗎@@)

大叔:嗯 可是我今天一定要幫你打骨釘, 所以我們換個位置吧 打上排牙床。 (^^...很聰明吧)

愛力殺:> < 救 人 喔~~~~~~~~~~(舉手)

此時時間已過了40分鐘。

噹!後半場時間開始。
上麻藥、用電鑽。
看似很順利的流程,只見大叔拴了幾分鐘後,額頭又冒出汗珠。

大叔:骨頭好硬,拴不進去,我的手快沒力了

愛力殺:囧...

電鑽第三次登場

整整花了超過一個小時,終於把它固定住了。

統計今日舉手次數:2x次(我是怕痛小孬孬)

爬下診台時我才發現,自己全身顫抖,冷汗狂冒,衣服幾乎全濕
右半邊臉因為上了好幾次麻藥,完全沒知覺

後記
回診看傷口時,看到其他病人打了3,4根骨釘,有人還打在人中的位置
突然覺得,大叔其實蠻疼我的...??

延伸閱讀

年後完工

今天聽到最高興的一句話

這一定是牙套的問題(二)

這一定是牙套的問題 (一)
无觅关联推荐,迅速提升网站流量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